我想对老师说日记

初三

记忆中的老家

发布时间:2020-11-16 15:52


老家的后院有个葡萄架,在闷热的夏天,架子上总挂着青色的葡萄。

年幼的我盼它们快些成熟,也总是偷偷摘一颗下来尝尝。

即便被酸到倒牙,第二天还是不长记性。

那时候我觉得,成长真是一件超级慢的事情。

等待葡萄成熟的日子里,邻居家养的浅棕色小土狗总爱送我上学。

它还时常蹲守在葡萄架下观察大蒜日记,百无聊赖地打着哈欠。

我时不时跑过去逗它,它总是露出一副不耐烦的样子,在我转身之后又屁颠屁颠地跟着我。

后来它不知不觉地长大,再后来它老得走不动路了,我送它最后一程,哭得双眼通红。

这样残忍的离别,在我的成长中不常有。

但这种经历,我认为有一次就够了。

因为我觉得自己的泪腺太浅,因为我害怕这样的日子,所以我断了养宠物的心。

上中学后,我开始住校,我一星期只能回一次家。

那时不是特别想家,只觉得没有父母唠叨的世界很美好。

我过了很多迷茫的日子,也咬牙挺过眼前的很多困境。

在极度难熬的日子里,几乎天天都会梦见儿时的老家。

我一度认为我之所以会这样,可能是童年有过什么不快乐的经历。

然而以我对父母的了解和旁敲侧击的打听,那样的事情并未发生过,我的童年快乐无忧,也许,是我天生大心脏吧。

后来我开始学着自己做饭,我成了厨房杀手。

第一次煮鸡汤忘了去除它的内脏,第一次烧肉将它烧得焦黑。

我想在吃米饭的时候烧出一锅粥,好不容易跟着教程学会了全部的流程却发现家里的盐用完了。

不过我不是一个轻易服输的人,我用了时间向妈妈学习做美食,现在填饱自己的肚皮不成问题。

有些事情悄然发生,有些情绪悄然改变。

日子一天天向前,儿时老家的记忆越来越模糊。

总有一些东西,慢慢击穿我自认为牢靠的城墙观察大蒜日记,让老家的光透过那些缝隙照进来。

我觉得只是暂时的观察大蒜日记,想回避一阵子,拉上朋友一起玩游戏。

想逃避,却再次面对。

那一瞬间,连空气都凝固了。

你说,有些方式,可能真得改一下。

我所看到的世界、住过的家,它们只有一扇门的距离。

于是我懂了,纵然世界每天都在变,但家没变,一扇门隔绝了所有的喧嚣,只要一家人在一起,住哪里都是家

上一篇:回忆

下一篇:即将开学

全国-标签-友情链接sitemap-sitemap-sitemap-google-rss
    <tbody id='wp2lwanf'></tbody>
  • <small id='pjh0ycl9'></small><noframes id='434mo373'>